ZHENGYE CREATIVE AGENCY

正野创意机构

正野荣获全国博物馆展览最高奖项“十大精品奖”

发表时间:2019-05-21 14:56

【正野智造】又一荣誉诞生!“良渚是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圣地”陈列获“十大”精品奖


                        原创:正野博展                                     

微信图片_20190521142628.jpg



今天是518国际博物馆日


全国博物馆展览最高奖项“十大精品奖”结果揭晓


恭喜


良渚博物院——


“良渚是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圣地”陈列


获得第十六届(2018年度)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奖!


作为本次良渚博物院改陈的正野设计团队


我们也深感喜悦和慰藉


这也是正野团队在三十的历程中收获的第10个“十大”精品!


☆☆☆☆☆☆☆☆☆☆☆☆☆☆☆☆☆☆☆☆☆☆☆☆☆☆☆☆☆☆☆☆☆☆☆☆☆☆☆☆☆☆☆☆☆☆☆☆☆


每一件作品的背后都有许多的故事


我们希望通过这些故事和作品


令您更亲近博物馆、了解博展工作、理解设计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良渚博物院的“光”设计


——我们的重点考量


故宫博物院单霁翔院长,在良渚博物院即将重新开放前进行实地指导调研,他对新展陈效果给予了肯定。走进陈列改造一新的展厅,他就发现光线与改造前相比更明亮柔和,对此,他肯定地说:“这个光线是最适合参观观赏馆藏文物的,国际上几个大博物馆采用的也是这样的光线。这样看博物院,感觉比以前好多了。”

微信图片_201905211426281.jpg微信图片_201905211426282.jpg微信图片_201905211426282.jpg微信图片_201905211426283.jpg


 良渚博物院改陈后现场照片


作为观众的您走进现今的良渚博物院,如果和单院长一样感受到舒适的、自然的、没有设计痕迹的“光”,那么我们的设计可以说是成功的。“光”是本次良渚博物院改陈设计的重点之一。


良渚博物院主创设计师宓志敏(正野装饰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对“光”的追求有着诗意的表达:我们应该完全可以理解,五千年前的天空,比现在干净、通透和明亮,五千年前的环境比现在优美和舒适;良渚先民生活在一个美好得令我们羡艳的时代,一个民主的社会、一个可以通过自身努力晋级、上升的时代!在这样的时代背景和美好的环境里,良渚先民的内心必然充满着满足和幸福感。基于这样的认识,我们设计就要去表现一种舒适、开阔、敞亮,因为那才是良渚先民生存、生长、生活的样子。

微信图片_201905211426284.jpg

正野团队在良渚博物院国家级评审中做汇报,自右依次:

毕蓉(文案总监)、宓志敏(设计总监)徐征野(艺术总监)


微信图片_201905211426285.jpg

正野团队在良渚博物院省级专家评审中做汇报,自左依次

毕蓉(文案总监)、宓志敏(设计总监)徐征野(左4,艺术总监)


微信图片_201905211426286.jpg

正野团队在良渚无数次研讨会中,这些会议,从夏开到冬、从冬开到春……(2017.8-2018.4


☆☆☆☆☆☆☆☆☆☆☆☆☆☆☆☆☆☆☆☆☆☆☆☆☆☆☆☆☆☆☆☆☆☆☆☆☆☆☆☆☆☆☆☆☆☆☆☆☆


小编:为什么追求这样的“光”?


宓总:这首先是一种观念的转变。以往博物馆常规的做法是,为了彰显文明、凸显神秘感,而去压暗环境光、凸显文物的光线。而我们认为文明是敞亮的、并不黑暗,我们想还原“文明之光”,所以打造的整体空间是通亮的、明快的、舒适的自然光环境。在自然光环境里再去品味生活中本应该有的文物和器物。即还原一种生活状态,而非神秘状态,所以才有现在这样一种展览方式。良渚先民的生活环境非常美好,甚至比我们现在还要好,我们可以用更美的环境去展现文明,文明的表现可以很敞亮。


小编:如何通过技术实现“光”?


宓总:我们要把环境造得很亮、很明快,并要在明亮的环境里不掩盖文物、器物的观赏性。我们运用了两种“光”,模拟漫反射的自然光、暖色聚光。展厅环境模拟漫反射均匀自然光,在4000-4500k白净的光环境下,3000-3500k暖色聚光更显文物的形态和肌理。总体来说,是为了在打造柔和、不刺眼、无损视觉的舒适环境下,体验观展的亲切感。


小编:什么样的空间形态适合这样的“光”?


宓总:光线要结合形态,有光有形才有影,光通过形态表现出层次。良渚的展厅空间是开放的,通透的,就像五千年的自然空间。我们设想良渚先民的生活状态:居所只是小小一处,更多的空间是踏出屋子以后,面对大自然、面对人群、面对社会,是一种有沟通、有交流、不封闭、很开放的环境,这种开放式的生活状态和我们现代人所处的封闭式的环境完全不同。因此我们的空间设计也是适合交流、漫谈、敞开式。这种去棱角、去转折,去负空间,能刚好结合这种光线,光可以尽情的在这里进行漫反射。


所以无论从光线到空间,我们都遵从一样的思路:设计是为了还原那个美好的、曾经存在过时空。


微信图片_20190521142535.jpg

良渚博物院设计主创宓志敏、设计师谢东泉与良渚博物院文案总策划高蒙河在布展现场进行艺术展项的创作讨论


在良渚博物院改陈项目施工前,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在仔细看过一个厅一个厅的陈列设计方案后,对良渚博物院用文物讲良渚文明故事的思路表示充分肯定。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南京博物院院长龚良等专家认为,“良渚博物院整体很好,馆藏也是绝对无与伦比的精美,新展陈的设计方案突破了过去遗址博物馆的传统模式,数字技术也体现了一些。国际合作的平台现在就要做好,为以后打下基础。”


★★★★★★★★★★★★★★★★★★★★★★★★★★★★★★★★★★★★★★★★★★★★★★★★★


良渚博物院的前身


——我们对良渚文化的早期研究


良渚博物院前身是1994年建成的良渚文化博物馆,于20089月新馆建成开放,占地面积4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万平方米,其中展厅面积4000平方米,是一座良渚文化专题类博物馆,也是余杭最重要的文化地标和对外展示窗口之一。

良渚文化博物馆,由正野团队设计、施工完成。


微信图片_20190521144919.jpg

良渚文化博物院聘请徐征野为名誉馆员


询问当年良渚文化博物馆的设计,徐征野老师说“最难不过从无到有”。九十年代,从专家到大众对良渚文化的认识都比较浅,对文物、遗址的价值也缺乏更深的认识,考古学家们对文物的生存环境和状态描述不清楚、缺少研究,这就给设计师出了很大的难题,设计师要往往自己去挖掘和研究内容,与专家一起在摸索中前进,在前进中完成展陈任务。正是有了这样的研究基础,才有了我们对良渚文化、文明的深刻理解。良渚博物院改陈设计师谢东泉(正野装饰设计有限公司助理总监)说:良渚博物院改陈后的图文版面,完全剔除了装饰性的点、线、面元素,褪去设计技巧,每一个轮廓、每一个线条都是内容信息的传达,正如徐老师(徐征野)所说,正是这种纯粹的、褪去技巧的设计,在十几年后回首,我们依然自信,它是最美的!


分享到: